2分快三

谣曲声声颂祖国
2019-10-01 17:37:53
来源: 三峡都市报
字号:

□ 向求纬


说起来,作为一个几十年的文艺爱好者,我的人生竟然是用山歌诗词“谣”过来的,而这些谣曲的主旋律,就是我亲爱的祖国,亲爱的人民,亲爱的故乡。


50多年前在万州一中读高中的时候,作为班上的文体委员,我就创作了一部歌剧《黄连为什么这样苦》,由班上清一色的男同学出演,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哼唱歌谣——贫苦农民翻身求解放的戏台上的心灵的宣泄。


后来我到了大巴山区,开始了我20年的农村生涯,也即是坚持文学创作和新闻写作的生涯。那儿是革命老区,三省交界地带,是产生歌谣产生文学产生激情产生爱情的古朴原始之地。你想想:山高林密,人迹罕至,身背弯刀葛藤、腿缠绑腿、脚蹬麻草鞋进老林砍柴挖药打猎割漆,毫无顾忌尽其所能放开嗓子啊嗬连天地连吼带唱,无人干涉无人指责无人品评无人欣赏,那份唯我独尊酣畅淋漓尽情发挥的感觉至今还令人回味和心动。


新中国成立30周年时我写了首《喊海谣》,发表在10月号《诗刊》上,我汲取巴山民歌民谣的营养,采用类似于海浪拍击海岸的一咏三叹的句式“哟嗬嗬——,哟嗬嗬——”,表达一种深沉急切的感情:“唱惯巴山喊山调,/如今唱支喊海谣;/长声悠悠向东飞哟,/山歌绵绵海涨潮。/哟嗬嗬——,哟嗬嗬——,/海涨潮,海涨潮……大巴山纵横牵乡思,/日月潭含情波光照;/山遣落花走大海哟,/海派游鱼回山坳。/哟嗬嗬——,/哟嗬嗬——,/回山坳,回山坳……”这首诗后来在全省全国获奖,多年来一直被很多文友提起。


后来调回万州后,写作从业余变成了专业,我拿着自己的笔继续“谣”着前行。2003年7月三峡水库蓄水之际,又“谣”出了我的第一本叙事诗集《喊峡谣》。我用我自己从事新闻职业的独特的采用完全真名真人真事的方式从三峡这个角度留给历史的一件信物。有人称我“乡土诗人”,有人说我没有“大出息”,其实在乡土上写作有什么不好呢?站在泥土上写作跟祖国最亲,离人民最近,离生活最近,我看这就叫做“有出息”。别人不会理解,当几十年过去,一位素昧平生的读者见面时随口诵出我的“水库竣工笑声喧/丢块石头把水溅/书记汗水流干了/还你一身水点点”的歌谣时;一所中专学校的同学在晚会上集体朗诵《红军歌谣》时……一个苦吟多年的作家记者的心灵该受到了多么巨大的震撼!


后来退休了,我还是没放下手中的笔。我老是在想:一个人年龄老了却一直不能停止生命的律动(我读成“谣”动),一个诗人老了也一直不能停止诗思的飞越,灵感的闪现。为什么呢?你看我们逢上了多么好的年代,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新的人物新的事物新的景象层出不穷,我们怎样写也写不够啊,写着写着竟然源源不断地产生新的灵感,新的感悟!正值新中国70华诞之际,我不觉又从心底里流出了几首谣曲:《十月的阳光》《盼红军》《一生的祖国》《一声妈妈》《祖国,我就是一个“品”字》《新中国,你听我说》……


编辑: 周晓瑜